演绎论坛美食巡礼 (小樽篇) 【来】冬の北海道-来都来了主义

美食巡礼 (小樽篇) 【来】冬の北海道-来都来了主义



迷上白子了,怎么可以这么好吃
不知道大家印象中的小樽是什么样的。
小樽第一次出现在我视线里,就已经是一个著名的旅游小城了——它频繁地出现在各种北海道旅游书里,几乎每本书都要提到,「这就是那个《情书》里的小樽」。
但你知道的,旅游这种东西,是特别讲究私人体验的一件事,不适合预先咀嚼太多旁人的感受,否则等你亲自去到那里的时候,很难再有新鲜感,只剩满嘴渣渣了。
所以在被旅游书反复脱敏之后,我一度有点犹豫,到底小樽还值不值得去。好在有个我比较信得过的朋友说:小樽还是可以去一下,虽然是景点,但氛围蛮好的。
好,那就去一下吧。

JR列车贴着石狩湾白雪皑皑的海岸线慢慢悠悠地一路奔向小樽,从火车窗口可以望得到浓云之下冬日的怒涛,但被白茫茫一片雪地阻隔着,又好像不那么激烈了,只添了一点冷冽的北国情调。也许从那时开始,这种「蛮好的氛围」就不知不觉地酝酿了起来。
就是那种,你也说不出为什么,也多少觉得有点旅游小城的套路,却居然还是挺受用的——那样一种感觉。
比较神奇的是,回想起来,其实小樽那些著名景点的实景好像也不过如此,并没有特别让人钟情的地方,但每每照片拍出来,却总像是自动带了一层滤镜似的文艺了起来。



著名的小樽运河,在雪后初霁的阴云和阳光底下,老仓库外墙的颜色显得尤其怀旧。
我对小樽最初的印象几乎就来自此,那些旅游书里介绍的每年情人节前后「小樽运河雪灯之路」的经典画面就在这里,两岸连绵不绝的灯光映着雪地,看起来确实很有冬季浪漫色彩。
作为一个在生活里很少经历过大雪的南方人,我对下雪这件事自然怀有诸多浪漫的幻想。比如漫天的晶莹飞雪,比如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原,比如披了雪一根根纯白如精工雕刻般的针叶林木——这些对雪景的想象,都在12月的北海道亲眼见到了。
但除了这些,我却也见到了一个想象之外的雪国。
我之前从没有想过,大雪其实有着截然不同的两面:一面是一个洁白而辽阔的、如圣地般纯净的世界;而另一面,当雪开始消融的时候,你会看到的则是一片泥泞污浊、肮脏的雪水到处流淌的街道。
情理之中,意料之外。
在札幌,我第一次接受了这样的一个心灵冲击。到了小樽的时候,就已经习以为常了王百洋


而小樽的可爱之处便是,就算是这样一片泥泞污浊的街道,竟然还是可以有另一种沧桑的消沉的、如落魄画师般的文艺感。
于是双脚踩在雪水里深深浅浅走着的我,虽然有些烦恼,却也对它讨厌不起来。
小樽甜品三大人气名店
LeTao(小樽洋菓子舗ルタオ 本店):北海道小樽市堺町7-16
六花亭(小樽運河店):北海道小樽市堺町7-22
北菓楼(小樽本館):北海道小樽市堺町7-22
假如你不是为《情书》来小樽的,那你想必是为了这里的甜品来的。
小樽运河旁有三大人气甜品名店,到小樽的游客,几乎没有人会不到这里逛一逛的。
这三家店离得很近,对于观光的游客来讲自然是好事;但如果你想每一家都吃过来,我是有点担心你一口气塞不塞得下这么多甜食。


六花亭的总店在带广,他们家最有名的其实是柜台贩售的小清新风格花草包装的彩色跳棋糖(但这个味道实在一般,单纯就是包装好看),规模大一点的分店会另辟一片作喫茶店,可以坐下来点一些堂吃的甜品,比如我在带广总店吃过的酥皮奶油卷,就还不错。



北菓楼的特色是奶油泡芙。在札幌的时候买过一个,被我囫囵吞枣似的三两口就吞下肚去了,一时说不出好坏来。
在小樽试了一下软冰淇淋,还算好,不功不过吧(说真的吃过Cremia的冰淇淋之后,其他都只能算不功不过了)。



三家里面我真正喜欢的是做乳酪蛋糕的 LeTao。
他们家的乳酪蛋糕是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乳酪蛋糕这个我不敢讲,但起码是我吃过的乳酪蛋糕当中最好吃的。
——这样说的背景是,我是一个会被乳酪蛋糕看起来就很绵密好吃的外表所迷惑而忍不住经常去吃但又其实很少吃到令人满意的乳酪蛋糕因而对绝大多数乳酪蛋糕都评价不高的半吊子甜食爱好者。
但我确实很喜欢LeTao的蛋糕。
跟普通乳酪蛋糕相比,LeTao到底好在哪里呢?就我一个外行人来说,是它入口更细腻轻盈,但奶味更浓郁。打个夸张一点(可能不很确切)的比方,普通乳酪蛋糕更像莲蓉月饼,而LeTao就更像鲜奶蛋糕。
(希望莲蓉月饼厂家不要来打我。)
这种特别的口感,令绝大多数普通乳酪蛋糕都成了空有相似外表而实际全不是一回事的「另一种乳酪蛋糕」,至今没有什么山寨产品可以模仿成功。
(比如拥有「大阪恋人」「大阪薯条兄弟」等众多山寨特产的关西机场,没有LeTao卖,却有一种号称XXXX好评No.1的神户产乳酪蛋糕,包装跟LeTao也有几分相像,我抱着侥幸心理买了两盒,回去尝了尝,嗯,总之也就是「另一种乳酪蛋糕」吧……)
伊勢鮨
米其林一星寿司店
地址:北海道小樽市稲穂3-15-3
电话:0134-23-1425(寿司吧台须事先预定座位)
定休日:每周三
人均消费(参考):晚餐8,000—10,000日元
小樽是个小城市,但却有一家米其林一星的寿司店——伊勢鮨。

跟很多一共只有6-8个座位、动不动2万日元起跳的高级寿司店相比,伊勢鮨无论从环境氛围还是从价格来讲都算是平易近人的了。
店里空间挺大的,既有起码十几桌一般点单制的座位,也有现做现吃「お任せ」的寿司吧台。板前师傅中村桑不是那种矜持礼貌姿态甚高的大厨,而是一个性格开朗经常笑容满面的普通大叔样的人物,聊起天来轻松愉快。



伊勢鮨的食材大部分是来自北海道各地,可以说是相当本地化的了,也确保了新鲜程度。
因为前一天刚刚在札幌吃过一顿极为惊艳、印象极深的寿司(参见《在暴风雪后的札幌,吃到一顿念念不忘的寿司》),因此不免拿两者做一番比较。
札幌的和喜智当然是我说的那种高级寿司店,食客们一个个都端正地坐好,屏气敛声,连席间交谈都小心翼翼,放低声音,但配合着这种仪式感的寿司和料理,真的也是精彩绝伦,尽显大厨绝妙的技艺,使我此后这一年之间,无数次兴起再去一次的念头。
相比之下,伊勢鮨的整体氛围要轻松许多,中村桑的料理当然也很有水准,不过跟前一日比较,还是略微「正常」了一点。但店里食材的品质是毋庸置疑的,以性价比来看,也是十分OK,非常适合绝大多数旅行者「想吃一顿好寿司」的需要。
天然(非养殖)三文鱼,与常见的大西洋三文鱼相比,并不以肥美取胜,而是以独特的香味取胜。
天然鲔鱼赤身酱渍
天然鲔鱼中トロ
縁側,是寿司店里面比较稀少高级的食材,很脆,嚼起来口感很好,是我吃到过的比较好的縁側
さば漬け,也就是酱渍青花鱼,这个鱼来自九州,这是店里少数来自道外的食材
北海道牡丹虾,来自喷火湾
北寄贝,来自北海道苫小牧
白海螺,来自跟北海道相隔一条津轻海峡的青森
蝦蛄,来自小樽当地(居然小樽还产蝦蛄……)
鱈蟹,来自北海道极东的根室半岛
三文鱼籽,来自北海道日高
牡蛎,中村桑特别介绍了这个,说是来自很远的佐吕间(Saroma),我对北海道地理并不很熟悉,一时不太清楚这个佐吕间(Saroma)是在什么地方,我们一番比划来比划去,终于搞清楚了,原来是在道东,鄂霍茨克海边上,离网走倒是很近
金吉鱼,这是网走的名物了,在冰冷的鄂霍茨克海水中长大,油脂丰富
最后因为实在迷恋白子,所以特意单点了一份醋渍白子,真是一个美妙的收尾。
当时同坐在寿司吧台的,左边是一对年轻的台湾小情侣,男生在加州念书,跟女朋友谈着远距离的恋爱,这回是趁着年底假期,一起出来旅游。两人还处于恋爱的甜蜜中,不时小声地打情骂俏。
右边最远处坐着一位香港来的年轻女生,旁边几个座位都空着,原本是留给她的同伴的,只是前几天北海道一场五十年不遇的大雪,机场全部停航,他们飞不过来了,她只好一个人来吃这顿预定好的寿司,看起来略有些寂しい。
中村桑看我们都懂中文,便笑呵呵地指着墙上的「温故知新」给我们看,还念了好几遍日语的读法,说这是他的座右铭。
结完账要走的时候,外面又下起雪来,一时不像要停的样子。
俏生生的服务生姑娘朝门口张望了一眼,转身木屐一阵踢踢踏踏的,去里间拿出两把伞递过来。
因为预定好了第二天一大早的火车就要去函馆,想着也没法送回来了,起先我们摆摆手不肯收。但姑娘反复强调不必送还,请这样就拿去用吧,想了想,也就接了过来。
冬天黑漆漆的夜里,雪下得很温柔。
不想马上回酒店休息,反而往运河边一路散步过去。
有时嘻嘻哈哈地聊几句,嘴边一团团热气。
有时就只是沉默而已,听着雪落时静悄悄的声音。

相关阅读:「冬の北海道 美食巡礼」系列
在暴风雪后的札幌,吃到一顿念念不忘的寿司
冬の北海道 美食巡礼 (函馆篇)
坐三五小时火车,穿过冰天雪地,去吃一碗1000円的猪肉饭
声明:
本文与文中提到的餐厅并无利益关系。
所有照片及图片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拍摄或制作,未经授权,严禁使用。
原创文章,转载请联系作者。演绎论坛
当然,欢迎读者在微信群或朋友圈直接分享本文。【微信号】journeylife99

长按二维码可以关注我哦

文章归档